小的時候  下雪是小小的夢想


還記得某年冬天從淡水遠眺陽明山白白的山頭


沒有照相機   比畫還美的那幕景象 就這麼一直映在我心裡



某年冬天到了北海道   發現了


原來雪真的是幸福的六角形


一望無際的白   好美好美

 

 


然後西雅圖也下雪了


但這次的體會有點不同   好滑好冷


那是個膝蓋瘀青一直不好的冬季


總是在不知名的轉角滑倒


但我學會了滑雪


在大雪中的那個小陡坡  我的心臟不小心飛了起來

 


 

動物園裡的北極熊  趴在石頭上曬太陽


沒有了白色世界   你是否覺得孤單


還是你  也喜歡人類生活的世界?

 

 

 

 

 


 


 



 

masc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